letou188APP
  咨询电话:13969669349

乐投娱乐

马斯克确认: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愿出资私有化特斯拉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周一确认,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多次”联系他,讨论特斯拉的私有化交易。他表示,在上月的一场会议上,他了解到,该基金具备以每股420美元价格私有化特斯拉所需的资本。

马斯克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详细阐述了他对这个提议的思考过程。此前有报道称,马斯克有可能寻求利用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资金来推动特斯拉的私有化,但也有报道给出了相反的说法。

目前马斯克证实,他确实在与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展开讨论。当马斯克表示,已经为这笔交易“确保”了资金时,他所说的资金来源就是沙特主权财富基金。

马斯克还表示,与特斯拉最大几家投资方关于此事的讨论成果是积极的。

以下是马斯克的博客全文:

正如我上周二宣布的,我正在考虑特斯拉的私有化,因为我相信,这有利于我们的股东,确保特斯拉能以最佳状态展开经营,并推进我们的使命,即加速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型。随着我继续思考这个问题,我也想回答自上周二以来外界的一些疑问。

到目前为止发生了什么?8月2日,我通知特斯拉董事会,以我的个人能力,我希望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完成特斯拉的私有化。这个价格比当时的股价,即约350美元有约20%的溢价率(自8月1日公布第二季度财报以来,股价已经上涨了约16%)。我提议采取这样的一种交易结构,即任何希望在特斯拉私有化之后继续成为公司股东的投资者都可以这样做,每股420美元的价格仅适用于选择这个方案的股东。

在董事会外部董事首次讨论我的提议之后(我和Kimbal都没有参加),董事会召开了全体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我向董事会介绍了已在进行中的融资谈判(详情见下文),并解释了为什么这样做符合特斯拉的长期利益。

会议结束时,所有人都同意,作为下一步,我将接触特斯拉的一些大股东。多年来,我们最大的投资方一直非常支持特斯拉,因此理解他们是否有能力和意愿继续作为私有化后特斯拉的股东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在别人不相信特斯拉的情况下,他们仍然相信特斯拉,他们也非常相信我们的未来。我告诉董事会,在完成这些讨论之后,我将会向董事会报告。

我为什么要公开宣布此事?我与最大股东展开有意义讨论的唯一方法就是坦率地告诉他们,我希望将公司私有化。然而,只与我们最大的股东分享关于私有化的信息,同时不与其他投资者分享同样的信息,这样做是不对的。因此我很清楚,正确的做法就是公开宣布我的想法。需要明确的是,当我公开宣布此事时,就像这篇博客文章和我关于这个话题的所有其他讨论一样,我是作为特斯拉的潜在竞购者在为自己发声。

我为什么说“资金已经确认”?回到两年前,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多次联系我,讨论特斯拉的私有化。他们首次与我会面是在2017年初,当时他们表达了这方面的兴趣,因为他们迫切需要在石油行业的基础上进行多元化发展。接下来的一年里,他们又与我举行了几次会议,多次表达他们的兴趣,并尝试推进私有化交易。显然,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拥有足够的资本来执行这样的交易。

近期,在沙特主权基金通过公开市场买入近5%的特斯拉股份之后,他们主动要求再开一次会。会议于7月31日举行。在这场会议中,基金的董事总经理对我之前没有推进私有化交易表示遗憾,并再次表达了对特斯拉私有化交易资金层面的强烈支持。我从他那里了解到,不需要其他决策者,他们迫切希望推进此事。

在7月31日的会议结束后,我毫无疑问认为,与沙特主权基金的交易将会完成,目前只是如何推动过程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在8月7日的声明中提到“已经确保资金”的原因。

在8月7日宣布这个消息之后,我继续与沙特主权基金的董事总经理展开沟通。他表达了对推进一系列事项的支持,包括资金的确认、其他尽职调查,以及他们内部获得批准的评估流程。他还询问了关于公司如何私有化的更多细节,包括所需的股份比例,以及是否存在监管层面的要求等。

另一个需要强调的关键点是,在任何人被要求就是否私有化做出决定之前,计划的完整细节将会公布,包括计划使用资金的性质和来源。然而,这样做还为时过早。我正在继续与沙特主权基金讨论,也在与其他多家投资方展开讨论。这是我计划一直要做的,因为我希望特斯拉继续拥有广泛的投资者基础。在向独立的董事会委员会提出详细方案之前,我们最好先完成这些讨论。

还需要澄清的是,私有化所需的大部分资金将来自股权融资,而非债务融资。这意味着,这将不同于企业私有化时通常的标准做法,即杠杆收购。我认为,让特斯拉背负大幅增加的债务是不明智的。

因此,一些报道称,需要超过700亿美元才能完成特斯拉的私有化,这过分夸大了实际的资本需求。每股420美元的收购价格只适用于不希望投资私有化后特斯拉的股东。我目前最乐观的估计是,持有大约2/3股份的现有股东将继续投资私有化后的特斯拉。

接下来要做什么?正如前面所提到的,我上周二宣布这个消息是因为,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而公平的,这样所有投资者都能同时获得同样的信息。现在我将继续与投资者对话,并聘请顾问评估可能的交易结构和选择。除此之外,这将让我更准确地了解,如果我们私有化,特斯拉当前的公共股东中有多少仍将继续保留股东的身份。

在最终方案提交时,特斯拉董事会的特别委员会将展开适当的评估。据我所知,这个委员会已经在组建过程中,而委员会中还将包括它所选择的法律顾问。如果董事会最终批准方案,那么还需要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而方案将被提交给特斯拉股东进行投票。(编译/陈桦)